沈重楼

主嗑周叶,原耽,杂食向文手,偶尔cos的咸鱼

关于闻劭相关 个人一些看法

三刷回来了。想说说自己对于闻劭相关 还有对闻劭和江停一些看法,我真的很喜欢这个把反派演绎的彻彻底底的人,闻劭的某些人格魅力也非常抓住我的心。

可能叙述有一点乱,抱歉了。仅仅个人理解分析,并非是邪教ky。

不喜勿喷。

137章,描写到闻劭在交易前面对罂粟田回忆过去,写到当年为他哭泣的那个小男孩转身义无反顾的跑向了严峫,无论他如何呼喊也没有回头,闻劭急促伸手,抓住的是一片虚无。

看到这里心里真的特别难受,特别堵。

后来他直直地盯着山下一片罂粟田,然后良久之后朝着罂粟田扔掉了一直紧攥在裤兜的一包粉。

这里虽然淮上太太没有细写,但我认为他扔掉的是江停亲手编号的那包蓝金。(下文姑且当做是蓝金来叙述)

文章一直反反复复提起的“当容颜不在,一无所有,你还是否爱我直到地老天荒。”闻劭最后也对江停说起了,他那三年无数个深夜凝望着江停沉睡的面容,都是这样问自己,如果江停年华不再——但闻劭也很清楚,不会的,因为他无法想象停停那样的模样。江停在草花A培养下成了对付他的一张牌。

闻劭对着被捉的父亲,对草花A说“如果你不曾培养江停来制衡我,或许我会给你好好养老送终...但你却从我身边夺走了我唯一的兄弟。”闻劭也问过江停,如果当年他没有抢下那根绳子,他们现在会是什么关系。其实闻劭心里也很清楚,他撕破表面温情和谐的时候也这么告诉江停“只要你存在于这里,对我而言,就永远是那个想抓我的警察。”

但是他之前还是在江停的头暴露在狙击镜的红点下冲上前拉了停停,看着停停告诉山牙子“我爱你”的时候咬紧了牙关。

前文提及的被扔掉的粉,我认为这包粉闻劭有某种象征意义。或许象征的是自己对当年那一推的愧疚带来的种种,或者是对停停某种特殊的情感。

这种特殊的情感是极为复杂的,我理解的是里面掺杂了爱,不甘,怨恨。但是闻劭毕竟是有情感认知障碍的,个人想法是或许因为江停的缘故有了一些转变。

就像黑桃K前文在剧场提到的国王,公主和火鸟,我认为闻劭其实自己也并不能很透彻的理解自己对于江停这种感情,有他本来精神的原因,也与他成长的环境有关,一个毒枭家族,谈何爱与被爱。闻劭很清楚自己有什么,他也仅仅有这些——金钱,地位,权柄。下文的许诺也可以看到一二。

年少的江停或许更像年少的闻劭的一束光。在山洞里,小江停愿意把生的机会让给自己的伙伴——闻劭的内心自白也写到过,闻劭惊讶而怀疑人的感情真的有怎么强烈吗,但是后来为了先一步得到求生的机会,他推开了江停。

但是我很在意的就是他劫后给江停的许诺“你就是我唯一的兄弟,我的一切,金钱,地位,权柄,都可以与你共享。”
闻劭心里明白他仅仅有这些,但是他愿意将自己的一切与停停同享。

闻劭看似高高在上,所有世人渴求的——金钱,地位他都有。但是他仿佛对这一切并不是感兴趣的,无论是接手整个贩毒集团还有巧妙的周旋其中,闻劭看着都非常随意,仿佛漫不经心。
或许他自己也不是非常清楚,他到底想要的是什么。

记忆很深的是《破云》里闻劭和江停有一段话,江停平静的问闻劭对他生出的感情是愧疚吗,闻劭过了一会,回答的是“也有喜悦和期待。”然后吻了停停带血的指节。

这点在我认为闻劭没有撒谎,至少我是相信的。

但是黑桃K毕竟是一个全凭自己一念想法行事的人,当然他没有江停那么幸运遇到了山牙子,遇到一个可以相守,让自己从而有了可以说是真正的感情的人。

闻劭用高蛋白营养剂逗江停的时候,江停说“那我这一辈子永远也不会离开你。“  闻劭说那我们无论生死都不会分开。
前文我提到的,在后文闻劭扔掉的那包蓝金,我觉得让他将它扔出去的时候,更加坚定他要拉着江停一起下地狱的决心。

如果不能一起活着,我也得不到你,那就一起死吧。

如果说闻劭对江停有爱的话,那这种爱大概就是畸形扭曲而变态的,想要摧毁江停所有一切的爱,当然或许有人认为这种不算是爱。其实我感觉说到底闻劭还是一个自私又可悲的人,某一方面来说闻劭也是懦弱的。

但是他在我心里是一个合格的反派,也是我在《破云》全文最喜欢的角色。

死在停停的枪下,或许对闻劭而言是最好的吧。

写于2018.12.8  13:36

【破云KQ】囚笼

邪教预警 ooc归我预警

时间大概设定是江停刚刚从三年的车祸昏迷中醒过来就遇见了黑桃K。

有一点点小私心,嗑邪教的自我满足。我最近好喜欢嗑邪教(划掉)。

闻劭侧重比较多,因为我是真滴喜欢闻劭!

喜欢的话希望点个小心心大拇指或者关注呀

_(┐ ◟ᐕ)¬





        江停费劲地抬起昏昏沉沉的眼皮,脑袋却传来一阵迟缓的钝痛感,冲击着五脏六腑,浑身都使不上劲。

        再闭眼,又是那辆货车朝自己疾驰而来的场景。

        周遭的一切都是昏暗的,厚重的窗帘掩住了所有光线。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自己又昏过去了多久?

         他们......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江停刚呼吸了几口空气,又似乎是被空中浮动的粉尘呛到了,猛地重重地咳嗽起来,促使他打断了尽力运转的大脑。

        门把手轻轻转动了一下,一道身影从容地推门而进,似乎对这里的环境极其地熟悉。

        江停下意识地眯了一下眼,待看清来人后,整个人过电般地怔住了。

        那个自己一直想抓捕将其绳之以法的大毒枭,黑桃K。
     
        此时正戴着手套,手里端着一杯水,甚至看起来心情很好,低声哼着一首江停很熟悉的曲子。

  
         “...醒了?”

        闻劭先是在原地顿了顿,接着轻轻笑了一下,站在床边为江停调高了床,以便让他可以靠在床头,又挪过一个枕头垫在江停后背让他靠的更舒服一点。收拾妥当了才把水递到江停眼前,“喝点水。”

  
        江停缓缓地,看起来十分费力的抬了抬眼皮,一声不吭地静静靠着,闻劭很有耐心地站在床前,就那么伸着胳膊保持着递过水的动作看着他。

        良久,江停头刚刚微微一动,闻劭已经把杯子递到了江停嘴边,江停就着闻劭端着的玻璃杯不疾不徐的喝了大半,轻轻偏过头,伸出舌头抿掉嘴角溢出的一抹水渍。

        “...”

        闻劭眼神温柔地看着他这一连串的动作,尽管他实际上并不存在这种感情,但是他模仿的却是像极了凝望着自己深爱的人时的神态。

        闻劭放下水杯,不紧不慢地摘下手套,继而抬手亲昵地抚上江停的脸侧。

        闻劭微微发凉的指尖让江停不由微微一缩,闻劭却毫不在意地,动作轻柔的从江停眉宇间开始一点点描摹他因为长时间昏迷而略显消瘦和憔悴的轮廓,小心翼翼的仿佛江停是一件一触即碎的珍贵艺术品。

       “江停。”

       闻劭的指尖最终滑到江停的唇瓣处。

       “你终于又回到我身边了。我很高兴,江停。”

       虽然是这样的方式。

       江停缄默不语,偏开了视线。

       下一秒,黑桃K缓缓的挪开指尖,偏头吻上去。

       “你......”

        江停瞳孔剧烈一缩,刚刚喉咙里挤出因为长时间没有发声而导致带着嘶哑的一个音节,自己还未说出口的话又被迫咽回了喉间。

        唇齿相接。

        江停搭在被子上的手无力地微攥住一节布料,身体不由往后一缩,又被闻劭狠狠地扣着脑袋摁回来。

        江停刚刚喝过水的唇瓣柔软湿润,闻劭轻而易举地撬开江停的齿关,动作虔诚而迷恋地在其中汲取着,他的少年所有的美好。

        “告诉我,你怕死吗?”

        “我怕你死....”

        “我、我可以死的,只要你能活下来.....”

        恍惚间,那根救援绳在眼前一晃而过。

        我背叛了你。

        唇舌分离牵开一道淫靡的银丝,江停因为大脑暂时的缺氧微微喘息着,眼神迷离。黑桃K却仿佛被这一个吻抽走了所有力气,把头埋进江停的颈窝里,缓缓地深吸一口气。

        江停脑袋里嗡嗡作成一片,反复响起刚刚闻劭哼的那首曲子,是多年以前在那个废教堂,闻劭站中间,拉给他听的那曲小提琴。

 

       “你跑不了的...”

        黑桃K恶魔般的呢语在耳边沉沉响起。

        “你只能是我的红皇后。”

        黑桃K伸出手,温柔地拨开他额间的碎发,替他将一缕头发别至耳后,在他眉间印下一吻。

        “我只爱你,江停。”

        紧接着,闻劭已经抽身站立起来,重新恢复往日那样从容不迫,彬彬有礼又拒人千里之外姿态。

        “......以后别抽烟了。”

        闻劭极轻的笑了一声,戴上手套,把手搭在门把手上,轻轻一转,门外便是垂手立在一旁的阿杰,目光晦涩阴沉地盯着江停。

        “我们还会再见的。”

        恶魔的低语随着病房门的闭合,消散在房间内。

 

        江停静静地望着密闭的窗帘,刚刚脑袋里那种嗡嗡作响混合着小提琴曲的感觉终于减弱了些许。

        这种感觉......太讨厌了。

        江停再一次攥紧被单,如果仔细看的话,就能看到他指尖微微发白,整个躯体轻微的颤抖。

        就像是......

  

         囚笼。

       

         一辆纯黑的SUV平缓地在国道上行驶着。

         阿杰终于望着前方不绝的公路沉默了许久后,带着些许的疑虑开口:“大哥,我不能明白。”

         车窗外是一片广袤无边的平原,灌木稀稀拉拉的生长着,生机寥寥。过了很久,阿杰才听见黑桃K仿佛刚刚回神一般,轻轻哼了一声,接着下意识地拿手背轻轻碰了碰嘴唇,似笑非笑地道:“看似是囚笼...”

         表面上看,关在里面的人是江停。

    
         “他从来不是笼中之鸟。”

         真正被囚于其中的人,分明是自己啊。

看了三遍我还是对闻劭超级喜欢。

如果当年吴吞没有培养江停成为一个缉毒警去对付闻劭,他们俩的故事又会是什么样呢。

二十年前那根救援索 还有他那一推 无时无刻提醒着他当年的懦弱和背叛

但是我还是特别喜欢闻劭,看到137章那里好想抱抱他 心疼又无奈

你的少年,他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少年了啊。

但是我好爱闻劭_(:зゝ∠)_


把对倾明月①删了,之前本子上有底稿,想重新修改完再发。_(:зゝ∠)_

我爱周叶!


小周打卡!

曦夜:

全职高手周江《陪伴》预告

“我只是想告诉你,我爱你。”

周泽楷cn:鹤言
江波涛cn:曦夜(原po)
妆娘:格兰,无后
摄影:馍馍
文案:曦夜(原po)

希望看到的小可爱们,如果喜欢的话麻烦点个小心心啦,评论的话很好嘻嘻嘻!
谢谢大家!!!


后排蹲个扩列?嘿嘿美滋滋

重温❤
这里真的啊啊啊啊啊我肥肠开心!土拨鼠尖叫了。
二爷眼神带笑啊超温柔

【周翔】一个短小脑洞♂

✔ooc预警

       这两天周泽楷似乎把孙翔整不开心了。
       轮回上上下下都能看见孙翔嘴巴撅的老高,“爷很不开心”鲜明地写在脸上。
      
       好事者江波涛作为八卦群众代表前去探探口风。
      
       “二翔?”
       “......”
       “你和小周吵架了?”
       “哼。”

       孙翔鼻子一哼,扭头就走。

       “小周?”
       “嗯。”
       “你和你家二翔...”
        周泽楷正在看战术报告,闻言眉头微微蹙了蹙,道:“小孩子脾气。”
        江波涛一脸“哎呀你别说了我都懂”的表情,语重心长的说:“像这种你就要多哄哄,软硬兼施。”
        周泽楷把战术报告往身边一丢,眨眨眼睛看着江波涛,坐等赐教。
        “我给你说呀,你就这样这样这样.......”

        周泽楷听完,微红着脸,给面露得意的江波涛比了个赞。

        孙翔把脸埋在自己床上企鹅抱枕里。
        周泽楷轻手轻脚把门带上,坐到他旁边。
        “你来干嘛!”孙翔恶声恶气地说,却因为把脸埋在抱枕里,声音又带了点委屈。
        小周作为一个寡言少语的行动派,一把捞起孙翔,把人抱在怀里,亲亲孙翔的嘴角。
        孙翔象征性地挣扎了几下就乖乖从了,还是绷着脸没说话。
        “怪我好不好。”周泽楷低声底气地说,收紧环在孙翔腰间的胳膊。
         孙翔心其实一下软了,但他觉得不能这么轻易向恶势力妥协,把嘴抿了抿,没说话。

         自家小核桃真难哄呀。
         周泽楷心里感慨一声,声音又带了一点委屈:“那...这次让你在上...”
         某核桃眼睛一亮,转身把周泽楷一压,挑眉道:“既然队长都这么甘愿奉献了,那我当然是不生气了。”

         周泽楷抬手把孙翔脑袋往下一扣,在他嘴唇上蹭了蹭,低声笑道:“假的。”接着便欺身吻了上去。

         今天天气真好啊。
         江波涛心情颇佳地哼着歌打开电脑,把账号卡插进读卡器。
         深藏功与名。

         

【周叶】(脑洞甜饼)老年人(?)叶修的幸♂福日常

✔ooc预警
BY Rachel/鹤言

       自从荣获苏黎世的奖杯归来后,叶修仿佛提前进入了老年人生涯,吃喝拉撒都懒得动。早上负责他折腾周泽楷,晚上周泽楷负责折腾他。

       “小周,我想吃水果。”
       周泽楷不到一分钟就递上一碟苹果小兔子。
      
       “小周,椅子硌得我腰不舒服。”
       周泽楷把人抱床上,又放到自己怀里靠着,叶修满意地把脸埋在后辈的颈窝里。
       周泽楷耳尖微微发红。
      
       “小周,我想......”
       一根烟已经点上塞进叶修的嘴里。

       叶修对于有人伺候自己感到舒服得很,手不安分地在在周泽楷贴近大腿根的地方画圈圈,叼着烟眯着眼道:“小周你真是善解人意,哥爱死你了。”
       周泽楷觉得自己的脸微微发烫,头低了低,下巴正好放在叶修毛绒绒的头顶上,小声道:“前辈......过奖了...”

       叶修一见周泽楷这副乖巧可爱的小绵羊样儿心里就开心的不得了,满脑子都想使坏,吸了一口烟就仰头去亲周泽楷的嘴,一口烟渡进去,本来想让从不吸烟的周泽楷呛一呛,结果周泽楷眉头连皱都没皱。叶修一怔,刚刚张嘴奇怪地咦了一声,周泽楷就用手扣着叶修脑袋往怀里一按,属于叶修的软软滑滑的口感又回到自己嘴里。
      
       叶修顺势一转身坐在周泽楷腿上,胳膊很自觉地环住周泽楷的脖子,拉近两人的距离。

       和平时打比赛时候丝毫不差,无论是吻技还是床技。
       叶修脑子里突然蹦出来这一句话,这时周泽楷手已经滑进了叶修衬衫里面,捏着叶修的一粒樱桃不轻不重的揉捏着。

       轻拢慢捻抹复挑。
       叶修莫名想到这一句话。

       周泽楷在叶修锁骨上流连了半天,靠在他肩膀上沉声说:“前辈......今天能不能换个...姿势......”呵出的热气就喷在叶修锁骨上,撩的他心痒痒。

       “哪个?”
       即使感到菊花迷之一紧,叶修还是强装淡定地看向周泽楷。
        “......保密。”

        周泽楷含住叶修的耳垂,用灵巧的舌头去拨弄叶修。紧紧贴在一起的两具躯体,使得彼此对于对方的变化感知的更为清晰。

        “我...最喜欢前辈了。”
        周泽楷抬手,按灭床头温暖的橘色灯光。
        窗外万千灯火阑珊。
        比不上相望时彼此的眼中的满目星辰。

【所以还是卡肉了哈哈哈哈哈哈憋打我,肉我都留在未来的《对倾明月》里了(滑稽)】